35歲男撿到女棄嬰!得知「她下半身完全癱瘓」堅持養育 19年後「女孩7幅畫拍出高價」:好人好報

這幅《清明上河圖》長達5米,它不是畫出來的,而是綉出來的:

如果你細細觀賞這幅綉圖,就算不懂畫的,也能看出其中的心血。

完成這幅佳作的不是什麼大師,也不是哪位著名藝術家,而是一對沒有血緣的父女。

女兒是一位半身癱瘓的殘疾人,父親則是幹了半輩子農活的農民,兩人用了3年半的時間,共綉56萬針完成的。

當然,他們這麼做肯定是為了賺錢,但他們不是為了發家致富,而是為了一個共同的、難以抵達的心愿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2

1997年,王西勝剛滿35歲,春節一過完他就跟幾個老鄉一同去外省打工了。

在農村生活過的人都知道,像王西勝這樣的年紀可能孩子已經抱上好幾個了,但對他來說卻剛實現了結婚的願望。

王西勝的家裡非常貧窮,當初結婚的聘禮還是他自己辛苦多年攢下來的,如今家裡多了個媳婦就相當於多了張嘴,單憑在家繼續務農已經入不敷出了。

只是這次從東北到河北打工的王西勝還不知道,此次路程將迎來他人生中的重大轉折點。

到達河北周口后,王西勝也不再像初來乍到時那般迷茫了,他和老鄉一起搭上了前往人才市場的公交車。

因為此時正趕上開年,很多工廠都在爭先恐後的找工人,所以王西勝和老鄉很快就找到了心儀的工作。

雖說是在工地上搬磚、扛泥袋,但對他們這些沒多少文化的人來說,只要能掙錢就是好工作了。

一天晚上,忙了一天的王西勝剛要準備回宿舍,就聽見不遠處傳來了嬰兒的啼哭聲。

遠遠望去,他發現巷子頭上站滿了人,黑黑壓壓的圍成了一圈。

他走過去一看,就發現一個穿著破毛衣的小嬰兒躺在紙箱里哇哇大哭,很顯然是被父母扔掉的棄嬰。

「大家知道孩子的父母是誰嗎?能不能找到?」王西勝焦急的打聽道。

「這條路上人多,恐怕很難找到,就算找到了,孩子的父母也可能不認」。一位圍觀的陌生人唉聲嘆氣的說:「這孩子真可憐」。

說罷,他就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了孩子的身上。

一群人聚在一起你一言、我一語,無非都覺得孩子遭了罪,但沒有一人想過把她抱回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這種現象在那個年代也不是件稀奇的事,那時重男輕女的思想比較嚴重,沒有幾戶人家願意留下一個拖油瓶。

可王西勝不忍心,這畢竟是一條生命,而且他跟妻子到現在也沒生下孩子,每當想到這裡,他就更加想把孩子帶回去了。

「老兄,你可想好,我看這孩子背後有塊大疙瘩,說不定有什麼怪病」。老鄉趕忙勸到。

「既然遇見她了,就是種緣分,這孩子我養了」!王西勝擺擺手,抱著孩子消失在了人群中。

他給孩子取了個名字,叫做「王麗翠」,可能在我們眼中這個名字沒什麼特別的,甚至還有點「俗」,但對毫無文化水平的王西勝來說,卻是他所有的心血和感情的注入。

因為要照顧麗翠,王西勝不得不暫時停下手中的工作,於是他乾脆帶著孩子回到了東北老家。

他原以為妻子也會接受麗翠,誰知現實卻來了個背道而馳。

王西勝的妻子堅決反對家裡多個拖油瓶,她將手中的掃把狠狠地摔到地上,說道:

「咱們自己還沒有孩子,你卻幫別人養孩子,這個家裡有她沒我、有我沒她,你看著辦吧」!

王西勝瞬間陷入了兩難,一邊是自己努力多年好不容易在35歲娶到的妻子,一邊是上天註定遇到的棄嬰,怎麼看都應了那句「手心手背都是肉」。

將麗翠哄睡后,王西勝坐在家門口的門檻上點了根煙,再三猶豫下他還是選擇了王麗翠。

王西勝說:「她還是個孩子,如果我不管,她就可能會夭折,這是人命關天的事情,我不想讓自己愧疚一輩子」。

王西勝心善,可他的妻子也是說到做到,堅決跟他離了婚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從那之後,王西勝就跟王麗翠過上了相依為命的生活。

3

剛開始的時候,王麗翠能哭能鬧的,跟別的孩子沒什麼不同,王西勝便覺得她背後的疙瘩應該是類似於胎記的東西,並不影響小麗翠的健康。

可等到王麗翠2歲的時候,王西勝就發現事情不對勁了。

按說2歲的孩子應該早就會走路了,但王麗翠卻連爬都有點費勁,好不容易站起來走兩步,兩側的膝蓋還往中間靠攏,像極了「內八腿」。

5歲的時候,王麗翠就更嚴重了,除了經常莫名摔倒之外,她還出現了大小便失禁的現象。

王西勝見狀認為女兒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,於是帶著她開啟了尋醫之路。

他們先是去了很多小門診看病,但都無濟於事,在當地大夫的建議下,他們又幾經周轉去了大醫院問診。

由於他們的費用有限只能做部分檢查,所以檢查結果是:懷疑王麗翠患有「先天性脊柱裂」,但是不能百分百確定。

毫無疑問,王麗翠成了王西勝的「累贅」,原本村裡人在王西勝離婚後還給她介紹過對象,王西勝也有比較聊得來的,對方也接受王麗翠。

可當她們聽說了王麗翠的病情後,便紛紛打起了退堂鼓。

有人勸王西勝:「這個孩子別要了,找個老婆過日子吧,還能生個更健康的孩子」。

王西勝每次聽后都默不作聲,如果再問下去,他肯定會大發雷霆並說道:「我願意養她」!

有一天,王麗翠突然對王西勝說:「爸爸,我想上學」。王西勝二話不說應了下來。

為了供孩子讀書、為孩子治病,王西勝什麼重活臟活都接,只要能掙錢的,他總會第一個沖在最前面。

王麗翠7歲那年,王西勝把她背到了學校,父女兩人終於露出了難得一見的笑容。

王麗翠也很爭氣,雖然此時她早已下半身完全癱瘓,但她仍是班裡數一數二的好學生。

只不過,因為王麗翠無法控制大小便、也沒法行走,最終不得不暫時結束學業。

然而這個身殘志堅的姑娘並沒有被命運打倒,她輟學後就在家裡自己學習,還在空餘的時間裡學會了畫畫。

當時的她還不知道,這些畫將成為她救命的「法寶」。

4

2011年,王西勝帶著這些年攢下的錢再次背起王麗翠去往醫院,這次他們得到了最終的診斷結果:王麗翠果真患上了先天性脊柱斷裂,醫學上又叫基膜膨出症。

患有此病的人一般腰部或者背部會出現一個雲朵狀的包塊,患者們還有一個共同的名字,叫做「雲朵天使」。

王麗翠身上的疙瘩就是所謂的雲朵,所以大家都喊她「雲朵女孩」。

值得慶幸的是,醫生說這種病是可以治癒的,況且王麗翠的年紀比較小,恢復期也比成人快很多。

只是手術費需要10萬元(約44.5萬台幣),這對王西勝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。

為了湊齊手術費,王西勝只好暫時將王麗翠安排到福利院,自己則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。

那段時間他幾乎除了睡覺和吃飯就只剩下了工作,為此他還得了頸椎病,很多重活沒法再干,因為這個原因王西勝的經濟來源瞬間減半,最窮的時候家裡連瓶醬油都買不起。

如果不是鄰居們經常幫忙送點飯菜,估計王西勝的身體也快要撐不住了。

無奈之下,父女兩人第一次向社會發出了求助,來自四面八方的愛心人士得知此消息后慷慨解囊,王麗翠的手術便很快有了著落。

一段時間過後,王麗翠進入了手術室,術后的她不再大小便失禁了,只是還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站起來走路。

王麗翠有一個特別的願望,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做一個普通人。

她深知這個願望難以實現,於是她將全部的嚮往放在了調色盤上,不知不覺間,畫畫已經成了她生活中唯一的樂趣。

可即便如此,上天也依然沒有垂愛於他們。

19歲那年,王麗翠突然腰疼的厲害,去醫院複查後醫生說她還需要再做一次手術,擺在父女倆面前的又是10萬塊錢的天文數字。

回到家的幾天里,王麗翠坐在畫板面前忍著劇痛開始更加賣力的畫畫,王西勝問她為何這麼做,她說:「我想靠這些畫賣點錢,能賣多少是多少」。

父親聽後淚流滿面,他決定實現女兒的想法,可是誰又會收購一個孩子的畫呢?

5

2016年,王西勝推著坐在輪椅上的王麗翠來到縣城的街頭,開始對她的畫進行義賣。

來來往往的路人在了解了他們的故事後,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,大家都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為父女倆出了把力。

後來,中國獅子會葫蘆島尚華服務隊還特意為王麗翠舉行了一次畫作義賣,令人沒有想到的是,女孩簡簡單單的7幅畫竟賣出了4.58萬(約20.4萬台幣)的高價。

王麗翠知道,自己的畫根本不值這些錢,所謂的買畫,不過是好心的叔叔阿姨的善捐罷了。

王麗翠看著一張張陌生的面孔,情不自禁的留下了眼淚。

或許這就是人與人之間最美好的信任與愛心,既沒有丟失尊嚴,也沒有華而不實的故事渲染,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。

義賣結束後,王麗翠做了第二次手術,她的病情也有了明顯好轉。

目前,父女二人的生活也步入了正軌,房子翻修了、低保也有了、吃啥穿啥也沒這麼愁了。

據王麗翠所說,這些年父親一直在教她刺繡,父親最常對她說的話就是:「我們要靠自己的本事混口飯吃」。

所以三年半的時間裡,父女兩人你一針、我一針,完成了一幅難度頗高的《清明上河圖》。

其實這每一針匯成的不僅是一副作品,還是父女倆交織出來的「沒有血緣,但超脫一切的愛」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王麗翠隔壁村的一個孩子跟她得了相同的病,病情相較於王麗翠來說還要嚴重。

王西勝得知後帶著王麗翠特意去看望了他,還將家裡剩下的一萬多塊錢全部捐了出去。

或許對父女倆來說,這才是回報社會最好的方式吧。






文章來源:今日頭條